关于

一个思想的转变

之前看到的言论:从女性主义的角度看毕加索,他的艺术成就固然无可撼动,但是他的画同时也是他对数个女人漠视、施暴的“结晶”。我一直觉得毕加索是美的探索者,和平主义大师。最近读论文的时候读到他立体主义绘画,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一张脸,因遭到残忍对待而支离破碎,又被以高姿态欣赏而显得五彩斑斓的脸。

作为女性,我对于这样的艺术家的看法必然要发生分裂。虽然我一直主张艺术家的艺术造诣与道德境界没有必然关系,并且一直乖张地宣称崇拜一些道德缺失的作品和人,但是我又发现一件事:因为独创性的艺术风格而崇拜毕加索的粉丝是我,因为那赤裸裸示众的卑微心碎而痛苦的也是我。当我置身于那个群体中的时候,艺术道德的不相关性不攻自破。说“不管,就是美,吹爆”未免过于轻巧,毕竟那美构建在人的痛苦之上,残酷寒冷而血腥,所以才以激烈的张力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。

唉,但又说回来,毕加索cares about you了?

评论

© 西崖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