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写个日记吧

我的猜想往往是准确的。毫无意外,又决不可能平静。明明是一件不必在意,不值得挂怀的事,我却没法这么快释然。我讨厌你,讨厌自己。我想到自己的渺小,就无语。
今天拜了师父,90级沧云派,不言而喻的土豪。同门全是沧云,我一和尚竟去凑热闹也是够了。师父,问他大号玩啥,说啥都玩,也是屌屌的。希望师父能带我牛逼带我飞。
参与了汉服社的排练,演了一个小龙套。大家都不错,拿腔拿调,像模像样的。明白了,看表演很轻松,评演技很简单,真上台又是另一回事了。表演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啊。想把这个小小的龙套跑好,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蹭室友的奶茶了!
希望作业节奏能步入正规。

评论

© 西崖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